新聞首頁 招商頭條 行情動態 企業報道 成功合作 產品資訊 市場分析 奶粉資訊 輔食資訊 展會資訊
當前位置:首頁 > 孕嬰童新聞中心 > 市場分析 > 從“狂飆式”到“規范化”,一文讀懂保健食品法規30年演進史!

從“狂飆式”到“規范化”,一文讀懂保健食品法規30年演進史!

2019-10-25 8:58:04 來源:火爆孕嬰童招商網

不少人都有這樣這樣的感受,營養正在逐漸成為母嬰門店里一個潛力巨大的增量品類,有的連鎖營養品的年增長率竟能飆升至200%,高達15~20%不等的份額占比已經讓營養品成為不少母嬰店新的利潤擔當。

但是,與如今風光無限的營養品相比,營養品、保健食品的發展歷程就漫長且波折得多了,關于保健食品的法律法規也在其30余年的歷史中,經歷了從草創到規范化的轉變。

狂飆式的增長 

提到保健食品的濫觴,就不得不提“娃哈哈”這一靠兒童營養口服液起家的行業鼻祖,1988年從桂圓肉、紅棗、山楂、蓮子中提煉出保健口服液的宗慶后,似乎也沒想到了自己將掀起早期保健食品狂飆式增長的浪潮。

其實,早在娃哈哈兒童營養口服液問世前的1987年,衛生部就發布了《中藥保健藥品的管理規定》,根據規定內容,各省衛生部門可以建立規則來審批中藥保健品。但是,但整份文件相當單薄,僅有數百字,內容也僅限于安全性和有限功能的把關。

保健食品法規演進史1.jpg

龐大的市場體量,以及政府法律法規的薄弱甚至缺失,共同造就了一個野蠻蓬勃的保健品市場。有了娃哈哈的示范在先,從1987年至1996年,這十年中,全國保健食品廠家迅速激增到3000多家。三株、太陽神、紅桃K、昂立一號、巨人集團等等早期保健品巨頭都在這個時期嶄露頭角,瘋狂擴張。

其中,最具代表性企業的就是三株。三株在全國規模龐大的行銷隊伍以及在品牌推廣、廣告投入上的不遺余力,成為當時乃至現在保健食品經營的典型模式。但毫無疑問,夸大夸張、虛假宣傳的伏筆也在此埋下。

例如,原本應該研發產品功能特性優勢的保健品企業全部把錢砸進了廣告,無人重視研發和創新,保健品的營銷也成為滿足消費者心理的一種投機鉆營。

促使國家開始正視保健品市場,并著手完善相關法律法規的進程,幾乎是與彼時鬧得沸沸洋洋的三株口服液涉嫌“虛假廣告”的質疑同時進行的。三株事件是從1995年開始發酵的,在1998年的“陳伯順老人服用三株口服液死亡”一案中,將三株推下“神壇”,也將野蠻滋長的保健品市場推向風口浪尖。

保健食品法規演進史2.jpg

國家開始了對保健食品市場真正意義上的整頓與規范,更為細致與具體的法律法規也在1996、1997年這兩年相繼出臺。由衛生部于1996年6月1日頒布實施的《保健食品管理辦法》,對保健食品的審批、保健食品生產條件的審查,廣告宣傳和市場的監督管理作了明確要求。同時也首次明確了保健食品的定義: “保健食品系指表明具有特定保健功能的食品,即適宜于特定人群食用,具有調節機體功能,不以治療疾病為目的的食品”。

1997年5月1日,國家技術監督局實施《保健(功能)食品通用標準》,該標準規定了保健(功能)食品定義、產品分類、基本原則、技術要求、試驗方法和標簽要求。

同時,保健食品也開始實行批準文號的身份管理制度,即保健食品企業須為產品申請批準文號,在對外銷售的獲批產品外包裝標注“國食健字”字樣,俗稱“藍帽子”。

保健食品法律法規的完善,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市場的無序與混亂。在1999年,獲得衛生部批準的保健食品達1267個,原先不合規格的,沒有“藍帽子”資格的品牌不斷在淘汰,但也不可否認,頑疾猶在,保健食品法律法規的真正規范化還得在新世紀后。

規范化的轉變

進入新世紀后,“藍帽子”制度的弊端逐漸顯露。有數據顯示,有些企業報批“藍帽子”的各種費用超過1000萬元,商家為審批“藍帽子”費用累計超50億元,昂貴的審批費用和時間成本,使中國成為全世界保健食品行業準入門檻最嚴格、成本最高的國家。

但是,規范化的調整也并非一蹴而就。

2005年7月1日,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正式通過《保健食品注冊管理辦法(試行)》,明確了保健食品的定義:“指聲稱具有特定保健功能或者以補充維生素、礦物質為目的的食品。”

同時規定了保健品未來要每五年進行一次審核。原來的保健食品批準文號終身制不再存在,再注冊與退出機制使國家對保健食品的管理由被動變為主動。

國家的管控力度不止于此,2008年以后,就連保健食品行業的管理也由被動性管理向主動性管理轉變。

在此后的數年,國家關于保健食品市場的管理更加縱深。

保健食品法規演進史3.jpg

2013年10月,通過的《國務院關于促進健康服務業發展的若干意見》,旨在加強藥食同用中藥材的種植及產品研發與應用;

2014年1月,提出的《中國食物與營養發展綱要(2014-2020年)》,將發展營養強化食品和保健食品為重心。綱要中明確提出針對孕產婦與嬰幼兒的規劃,即“做好孕產婦營養均衡調配,重點改善低收入人群孕婦膳食中鈣、鐵、鋅和維生素A攝入不足的狀況。”“重視農村地區6個月齡至24個月齡嬰幼兒的輔食喂養與營養補充,加強母乳代用品和嬰幼兒食品質量監管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2016年3月1日國家食藥監總局出臺的《保健食品注冊與備案管理辦法》,規范和加強了保健食品注冊備案管理工作,極大縮短了注冊制的時間,降低了進口企業的準入門檻。

2017年也是政策發軔的一年,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《國民營養計劃(2017-2030年)》,提出要著力發展保健食品、營養強化食品、雙蛋白事務等新型營養健康食品,加快食品加工營養化轉型。

2018年之前,保健品市場的規范化進程如火如荼,但年底“權健事件”的爆發又為行業蒙上了一曾陰影,熟悉的唱衰聲此起彼伏,這跟彼時的“三株事件”何其相似。

行業巨頭的淪陷,必然會迎來市場玩家的警醒與新一輪國家法律政策的調整,但不可否認的是,保健品、營養品市場已經逐步由“弱監管重營銷、以傳統滋補品為主導”的狀況,向“重產品重品牌、重營養補充為主導”轉變,國家相關的法律法規也在一次次的市場試煉中變得規范、細致。

編輯:春燕 標簽:保健食品法規演進史
火爆嬰童網微信小程序碼 火爆嬰童網微信公眾號
點擊返回頂部
大乐透合买群号